用人三境界:用師?用友?用徒?

 

  古人曾子有句話說得好:用師者王,用友者霸,用徒者亡。

“用師者王”就是領導者非常謙虛,尊奉真正賢能之人為老師,從而“王天下”成大功。例如周武王用姜太公尊之為國師,其后文王逝世,武王繼位,又用姜太公并尊為尚父。湯用伊尹,齊桓公用管仲尊之為仲父,燕昭王用郭隗,都是用師。

“用友者霸”就是領導者對下屬像兄弟朋友一樣。例如劉邦用蕭何、韓信、張良,苻堅先生用王猛,劉備用諸葛亮等等,都是用友。

“用徒者亡”則是指專用言聽計從、唯唯諾諾、順人喜好的人,那是必然會失敗的。

這是曾子體察歷史經驗而后據以說明歷史興衰成敗的用人大原則,這是古代施行王道,招攬人才的辦法。

“用徒”讓自己感到快樂,“用友”讓自己受到約束,“用師”卻讓自己受到壓抑。所以,今天喜歡“用徒”的領導者遠遠多于“用師”者。

對于一個優秀的領導者而言,最容易使人上當受騙的是言聽計從、順人喜好、唯唯諾諾的人,這樣的人身邊越多,其事業失敗的機率也越大;而那種脾氣不好、有真才實學的人,對于優秀領導者而言,你身邊這樣的人越多,事業成功的機率越大。

一個人若能虛心的不斷學習,那就是這個人最大的優點,但許多人并不總是能夠虛心學習的。我們剛生下來的時候,什么都不懂什么都要學,這種精神非常好,但隨著年齡越來越大,懂得越來越多,學習的勁頭卻越來越小了,尤其是當一個人爬到了比較高的位置,就像爬山一樣,他第一個爬到山頂了,看看上面沒有更高的了,看看下面烏壓壓的都是人。他這時候就會有種“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感覺,覺得已經是“登高山而小天下”了,不用再學了,相反,別人都要跟他學了。于是,他開始走下坡路了。俗話說得好:“人們常常不滿足于自己的財富,卻常常滿足于自己的智慧”。

領導者爬到頂峰之后還知道不斷學習,每天進步一點點,靈魂深處有著一種渴望日日復新的強大力量,那才是“王”的境界。王看起來是至高無上的,但他上面還是有人,他上面有“老師”,有供他尊重和學習的人。一個領導者若是整天叫苦,說自己身邊沒有人才,最大的可能,就是他很是驕傲自大、剛愎用自,就是他并不尊重人才,沒有拿屬下當老師的那種胸懷和氣度,更沒有“用師”的大智慧。所以真正的人才就不往他那兒跑了。

有句格言說得好:“博學多聞的智者,總是溫良謙遜;碩果累累的樹枝;永遠俯首躬身。”

一般來說,領導者大權在握,在組織內處于比較顯眼的位置。他受眾人關注的就必然多,所要應付的事情也必然多。這樣,就會使他把許多的時間精力分散在諸多人事的周旋、應付上。一個人如果沒有安靜思考的時間,長期處在顯眼的位置上進行領導、管理、周旋、應付。久而久之,時間、精力、健康、知識、智慧、思考力……,都會受到虧損而缺乏增長!對此,這就要求處在領導位置的人,避開眾人的焦點,避開不必要的繁雜事物,回到比較隱蔽的位置,將顯眼的位置留給下屬,將真正賢能之人的位置抬高到自己的上面。領導人處在這樣的情況下,才有助于自身的修身養心、學習思索;有助于他不斷反思、不斷調整,拓展自己心靈的空間,強大自己靈魂的力量;有利于加強下屬對領導者人格魅力的向心力……。

這樣,當他再一次投入到工作時,就會獲得足夠的時間、智慧和精力去面對,運籌帷幄、統攬全局、決勝千里。

歷史,往往會驚人的重復著。我們只有了解歷史,才能洞察未來;我們只有擁抱智慧,才能見證“用師者王,用友者霸,用徒者亡”之真諦。

 

案例一:

 

周文王尊姜太公為尚父,同時暗里派員行賄奸臣費仲,讓他去敗壞商朝的朝綱,助使紂王荒廢朝政、放情縱欲于酒色犬馬中,把殷朝尚存的商容、比干、微子、箕子等賢臣逐一逼走、囚禁、殘害,使得整個社會天昏地暗、民怨沸騰。然后,周武王順應時勢迎合民心之所望,率領八百諸侯會師盟津,大敗“竭天下之財富飽一己之私欲”的紂王于牧野。這一歷史鐵證,就是這個道理的深刻演繹(這也是李世民“以人為鏡,可以知得失”、《黃石公三略》“夫將拒諫,則英雄散”的道理)。而被推翻的商紂王是個什么德性呢,他用七年的時間大興土木征民于勞役,建造了方圓數里、高過千尺的“鹿臺”,用各種美酒、肉類建造了“酒林肉湖”,竭天下之財富飽一己之私欲。他要求自己的大臣必須惟令是從,誰不聽話就懲罰誰,大臣比干是紂王的親戚,不顧自己的性命忠諫紂王,紂王卻挖了比干的心,據說是要看看比干的心到底有幾竅。

 

案例二:

 

建安五年,曹操在官渡之戰大敗袁紹后,于建安十一年發出了《求言令》,要求其部屬在每月月初寫出他的優缺點,交由他過目,用以自察自省,并從中網羅了諸多人才,為其日后爭雄天下奠定了基礎。

建安十三年,曹操兵敗赤壁后痛定思痛,又一次把廣羅人才和獎勵戰功放到了重要地位上。建安十五年、十九年、二十二年,他依次發出了具有劃時代意義的《求賢令》、《敕有司取士毋廢偏短令》、《舉賢勿拘品行令》,突出了人才的重要性,充分顯現他了重視群體智慧、虛心納諫的廣闊胸懷。曹操在《短歌行》中寫道:“山不厭高,水不厭深,周公吐哺,天下歸心。”借此典故,曹操表示自己要謙虛謹慎地對待有才識的人,使全國的人都真心歸服。

 

案例三:

 

燕昭王登上了殘破的燕國王位后,他謙卑恭敬,以厚禮重金招攬天下賢才,以圖依靠他們報仇雪恥。一天,他求教于賢士郭隗,請教雪恥興國之大計。

郭隗說:“成就王業的君主,以賢者為師;成就霸業的君主,以賢者為友;亡國的君主,以賢者為奴仆。折節屈尊侍奉賢者,虛心老師接受教導,那么,才華超過自己百倍的人就會到來;先于別人去工作,后于別人去休息,先于別人向人求教,別人已經不求教了,自己還求教不止,那么,才干超過自己十倍的人就會到來;獨斷專行、頤指氣使,那么,干雜活、服苦役的人就會到來;如果對人暴虐粗野、發怒罵人,那么,唯唯諾諾,言聽計從的犯人、奴隸就會隨之而來。這些都是古代施行王道、招攬人才的辦法呀。大王如果能夠廣泛選拔國內的人才,親自登門拜訪,天下人聽說大王親自拜訪賢臣,天下的賢士一定都會奔赴燕國。”

后來,燕昭王專為郭隗修建了官宅,并尊他為師。不久,樂毅從魏國來了,鄒衍從齊國來了,劇辛從趙國來了,有才華的人都爭先恐后地聚集到燕國。昭王悼念死去的人,安慰活著的人,同老百姓同甘共苦。來源思維論壇 二十八年后,燕國殷實富裕了,士兵生活安適,都樂意為國而戰。于是,昭王就任命樂毅為上將軍,與楚、秦、趙、魏、韓等國合謀討伐齊國。齊國大敗,齊閔王逃往國外。齊國的城邑沒有被攻下的,只有莒和即墨兩處。

案例四:

 

張作霖欲舉兵進行大的動作,卻突然無緣無故的將他的總參謀長清除出他的陣營。

張作霖的部下不解的問張作霖:“總參謀長有何過錯,大帥何以這樣?”張作霖答到:“總參謀長沒有犯什么錯,他的錯是他從沒有一次頂撞過我,但就是因為他從沒有頂撞過我,所以才要他離開。”

總結:

 

縱觀歷史,我們可以發現一條規律:“今古豪雄,善始者繁,克終者寡”。蓋天地之道,日中必移,月滿必虧,澤滿則溢。人之道,泰則驕,逸則奢,驕奢既起,惡則隨之,此所以召禍也。福則反是,所以積善得長享也。蓋人之性,處艱困之中,莫不惕勵恐慎。既得志也,則放逸縱情。故今古豪雄,善始者繁,克終者寡。霸吳者夫差,亡吳者亦夫差也。

用師者王,用友者霸,用徒者亡,然而王霸之后怎樣才能傳于萬世?歷史上沒有幾人能做到世代稱霸,歸根結底是沒有建立一個完整的體系,一個可以一直舉賢用能,唯才可恃的用人之道體系。

國外的那些可以生存百年以上的企業,無一不擁有一套屬于自己的優良體系。隨著時代的變遷,體系也在不斷的更新完善,適應著時代的變幻。這對與國內的企業來說,也是具有很強的借鑒作用的。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NQ5qictm55gKEEWCZQL6Oicq8IOsaOp2ujrkV4Shfj8keFALNUZoIBacfEd7CDic2eopG5HZjL3PcSwwPOFg9gMnQ/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首頁
京东快彩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