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78 南國舊夢 東江湖

5 月25 日,深圳廠招募及企業文化課一行10 人來到了東江湖旅游區,東江湖位于湖南省郴州市的資興市境內,是南嶺和羅霄山脈合圍的一個湖。假若東江湖是一首組詩,那每一幀景色都是其中的一首,這里是南國中尚存的舊夢。

上午7 時,我們進入了旅游區,第一個景點是小東江。小東江位于東江湖的下游,正值清晨,長數十千米的江面上云霧繚繞,身處其中頗有馮虛御風之感。路邊的樹木還沒學會說話,樹葉卻已學會了輕輕的和聲,他們在這里保持著永恆的綠色,不凋零,不稀疏,和人們可以有著獨特的對話。沿江水上行,晨光在波光粼粼中跳動,野草伏著樹木生長,一棵杜仲樹在風中淺吟低唱,浮躁的游人們,心情也逐漸舒緩起來。

江中有一葉扁舟,舟邊籠罩著淡淡的輕霧,一方水土演繹出了蓬勃的生命力。置身其中,我們與周圍山水便心意相通,似乎念頭一動,自己便成為了山,成為了水,成為了舟,成為了縹緲霧幔,飄然而不知所止。柔軟而又不失堅強的漁網注定要在江中漂泊一生,這一起一下的姿態盡顯南國靈秀的風貌。

經過東江大壩后,便來到了東江湖。清波蕩漾的湖面上,島嶼星羅棋布,山水相連,儼然一幅絕美的中國畫。湖中有一島,名為桃花島,讓我想起了唐寅的《桃花庵歌》:「桃花塢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種桃樹,又摘桃花換酒錢。」島上有漁戶,沒有凝視的目光,沒有微蹙的眉頭,閑適悠然的姿態令人艷羨。幾個老人家在路邊擺了幾個小攤,貨物僅限于當地的一些特產:魚乾、蘑菰、桃子、李子、青瓜等等,有客來招手攬客,客既去閑坐小憩。很多不知名的花草蔥蔥郁郁,我們時常停下腳步去仔細觀察它們的品種,花花草草也不知道我們是誰,謹慎地審視著我們。任何人到這里都會悠然自在,萬物在此處最能顯得生而平等。

傍晚,白廊環湖公路上微風習習,我們一行人分別騎著兩臺多座自行車,在山水環繞中騎行,日落時分,霞光百變,所站角度不同,所看到的景象也不同。一束陽光撲向我們眼中,途經萬千世界。南方的五月已開始炎熱,東江湖猶如隔熱的窗簾,在湖邊透露一絲涼爽。這涼爽的風一起,便揉碎萬千晚霞,我們此時秉持著驅馬趕羊,浪跡草原的豪情,忽視輕微的顛簸,奮力騎向遠方,在車鏈的震動中,感到十分愉悅。

晚上,大家圍坐在湖邊,除了漁人竹筏上的昏黃燈光,整個東江湖逐漸陷入沉睡。環湖公路上沒有路燈,我們逐漸隱入暗沉的山影之中。

東江湖應當是逝去的代名詞,但不會是停歇的腳步,在淡淡的流淌中變換情感,在輕輕的喑啞中不斷遠去。可我們誰都不會嗟嘆「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我們不斷相見,不斷告別,我們在山間悄然相遇,在岸邊鑄造記憶。

時至今日,無數個五月的日子過去了,我們歸來已有幾天,處處還皆是東江湖。

舊夢

山影

在暗夜中潛行

山路

在月色下蜿蜒

影影綽綽的舊夢

始終放不下我

親吻著遠方的無邊無際

深一步 淺一步

云朵竟微微發亮

毫不掩飾地來測量四宇八荒

人處于最低處啊

無可奈何的心思雖然縝密

夏天隨著江水緩行

踏過我腳下的路

2019.5.25 于東江湖

〔注〕上游的東江大壩落差極大,早晚百米深的水閘底下都會放水,底下8~10°C 的凍水遇上空氣中的熱量便會化為霧氣,每年的4 月到10 月尤為明顯。再加上兩岸植被茂盛,小東江水面上便會出現云霧彌漫的狀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uwGple4CtwWf0y8Cqyd2m36emTicx7fw19smOCh0SrWe3DID2Wf7YBqI8YxOTEEusAR3BVBJk3tDu1hgNhpd6zQ/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京东快彩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