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別過不相逢,舊夢憑誰記

有些話,不語,不說,只讓它在歲月的墻角里兀自開花,兀自豐盈,兀自伶仃,而那一枚香息卻使得寂寞如此深情。---題記

作者:樹兒   主播:與閑

秋意的黃昏,我在一闋宋詞里等待,等幾瓣落櫻,落在掌心里,交錯的紋路恰似你為我織就的夢

我不知,何時是你的歸期,是否順著幽香的小箋,便可尋覓到那一抹嫣紅,恰似你為我點上的那一抹顏色,你說,這是只屬于我的顏色。于是,我便在一枕思念里,安睡在一滴胭脂淚中。折一柄湘骨素傘,漫步在微醺的江南,顧盼間一首曾經的歌謠拂過心坎。聆聽在一蓑細雨中,是夕陽親吻著云軒,捻落了夢里的花香。而我的笑是一朵含苞的花蕊,用淚澆灌著緊裹的花蕾,只是這匆匆一眼,便斷了千年,終還是曲終人離散。

曾經的一段青梅煮酒的花徑風月,就這樣凋落在瀟湘館外,無聲無息。輕撫一縷幽情,闌珊一袖馨香,指尖流轉,看歲月的花開花落,流年的云舒云卷,只道一聲,別過不相逢,舊夢憑誰記。往事深長,素年里,那一段綿帛依然泛著舊日微涼的氣息。只是,那淡到極致的紋路,是棲居在淡墨里的一縷疏煙,瘦了纖影,盈了青絲。

一場花事,終是越走越遠,光陰知味,多少凡塵煙火洗滌著落寞與清歡。我用帶著桂花香味的信箋,書幾朵小字,不是孤獨而是相思。是否,只有穿過一地荒蕪,才能把往事救贖?錯落的紅塵里,那一闋舊詞錯譜,糾結的困惑里終歸是一個情字難逃。浮世的街頭,當喧囂被隔絕在塵煙之外,那一杯一世界,一盞一浮生,怎么看都是薄涼,怎么看都是悵嘆。

若說,那一段相遇是光陰饋贈與我的必然,那么,我愿將這一指素白的牽絆輕輕解開,借一縷盈盈的花香暖醒那一簾若蘭的靜默。

提一盞清淺,氤氳開纖夢的希翼。如絲的思緒,在記憶的流年里沉浮。天青色等煙雨,而我依然在等,等花開陌上,嫣紅蝶舞。我知,那便是你的歸期。寫在光陰上的字,有些倦怠了,塵煙之外,看世事波瀾起伏著,偶爾,會有些無所適從。這紅塵的旅途,終歸是有些累了,輾轉的思緒與秋夜里寒涼著。

憑誰,迎窗而立,靜默無聲,一襲素影會是誰夢里的走過。歲月無言,載著一地落紅的私語,那一路慌亂的馬蹄聲,是錯過還是過錯?遙相望,問閑愁,煙雨卻無蹤。

我不知,那前朝的風,那今生的月,那離岸的青舟,莫非只是江南油紙傘下一次幽婉的傳奇?

紅酥手,芬香歿,一袖煙雨憑月煮,誰憐脂胭扣?一顆倦怠的心,半卷湘簾,任由衣袖里的痩骨,淡了眼角寂寞的紅塵,惆悵成風清的詩詞。若可,我只想靜坐在光年里,握一抹念,不問花開花落,只讓美好落入掌心,不再松開。 

暮雨疏煙,浸染江南年華。我在一闋古詞里打撈起被月光遺落的殘片。清晰的紋理,在未斷的弦上起舞。記憶依舊鮮活,隔著時空,微笑.希翼,是冗長的張望,淡淡,隨著一瓣青色淺淺漾開。

望鴻雁,問青天,何時照人歸?只是,時光無言,任由憂傷,次第開放。 

煙雨,裊娜,驚了眼眸那抹念想。從來風月無常,初念,再念,一念間百轉千回。

夢寐,淋濕了古道的梵唱,悠悠,婉婉,落在雨的唇邊,是恒古的海誓山盟。不知,流蘇的文字還能承載多少情?

時光,在簡靜中淡泊,人生,在聚散中成長。也許,所謂的執著只是自欺欺人的無奈。

只是,依然相信,所有錯過的,失去的,都會以另一種方式回來。而往事是你我互贈的深情卻又無情的禮物。

作者:樹兒,合肥人,出生在蕪湖,江南小城的安寧繾綣了一份文字的情懷,作品發表在各大網站論壇,出版了散文合集《縱使人生荒涼,也要內心繁華》。

      微信公眾號:樹兒微刊  shuer667788   

      私人微信號:shu9882

主播:與閑。愛生活,愛音樂,希望用動情的聲音表達對文字的感動,愿我的聲音能帶給忙碌的你一絲閑一絲暖。 

 

  更多往期美文

【靜聽】修成海邊石頭的溫柔

【靜聽】情不散,君無恙

【靜聽】退到一卷書里

【靜聽】我愛你,與你無關

【菩提音】乞丐與姑娘

【菩提音】識破煩惱的真面目

【菩提音】過分享受,耗盡福報

【琵琶語】初心(王昭君)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2z3tKUeVIDbGElXq97Xccu8ocmckeGXLKicAt206MFdEqW2ZlVosTRTaqlCuiaO8BR7X0LF7XBUaacusRoSq53mw/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京东快彩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