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莫名其妙就輸了

琉璃物語真實記錄一個普通人眼中的生活

1

最開始趙小瑩只是來“江南印象”應聘。

 

“江南印象”是趙長才和尹蘭開在小城經開區開的一家不大不小的酒店。酒店地理位置不錯,夫妻倆也很用心,所以生意相當不錯。

 

趙長才全天看著酒店。尹蘭則在小城下屬的某鄉鎮小學任老師。鄉鎮小學紀律相對寬松,尹蘭總是一上完課就溜回店里來。饒是如此,旺季旺點的時候,酒店仍是人手不夠。為這,夫妻倆開年就放了風出去說要聘人。

 

趙小瑩找進門來應聘的時候,尹蘭也在。一見面都覺著有些面熟,再一聊便發覺,還真照過面。趙小瑩之前也在這個行當做。她在本地一個很紅火的大排檔里做過服務員。那個大排檔主打夜市,做小龍蝦很有一手,趙長才和尹蘭也去吃過幾次飯。

 

趙小瑩個子不小,微微有點發胖,卻喜歡穿小一號的衣衫,好顯出并不妖嬈的腰身。心思是好的,視覺上反而更顯高壯。因為存了心往性感小女人那面靠,行事說話都有些做作的嬌滴滴。

 

尹蘭記起頭一次在大排檔吃飯時,她也是穿件吊帶衫,搭一條勒得旁人都心慌的白色緊身褲,虎背熊腰肥肉顫顫地拿菜單過來。職業地邊飛眼風邊笑得淌蜜地嬌聲招呼: 老板,點個醉蝦啦?是新品,最近賣得很火喲…點完菜她去排單,趙長才低聲罵道: 日你媽漾死個人。漾是小城俗語,意思是“膩歪。”尹蘭噗地一笑:這火辣地妹子還不高興?男人不是都喜歡前凸后翹嗎?趙長才說:也要差不多些。這大個憨個子,擠那小的衣服,發些咩氣…是男人也擱不住。男人刻薄起來那就不是一般的刻薄了。然而尹蘭心里是喜歡的。中年夫妻,幾十年過下來,那一點少女的嬌羞活潑必需得修煉成良家婦女的端莊和一本正經。加上年齡又半老不少的,因而有時會格外的謹慎。當然,有時也會出人意料地遲鈍。

 

所以一開始尹蘭是有些輕視趙小瑩的。

 

趙小瑩倒很驚喜得見故人。她立即升級欲望,表示想來江南印象做經理。別說店里早有了經理,就是沒有經理,就是她應聘服務員,尹蘭都覺著差著一截。以尹蘭看來,酒店也有酒店的格調。趙小瑩不適合。

 

敷衍當然還是要敷衍的。所以面試面到后來,倒成了閑談。趙小瑩天生骨頭輕,逮著個女人也是挨挨擦擦小動作不斷。一時羨慕尹蘭皮膚細膩,一時夸尹蘭氣質好,一時又說尹蘭有眼光,挑男人一挑就是績優股,有魄力,能干會掙錢。這些尹蘭都半是嫌棄半是接受地聽著。說到眼光,尹蘭確實是很得意自己有雙紅塵巨眼。想當初趙長才一文不名窮得叮當響響叮當的時候,她能力排眾議堅持下嫁,如今得些榮耀也是該當的。所以有人可勁兒這樣夸趙長才時,她真不是特別反感。她以為也就是個淺薄女人的溜須拍馬。及至最后,趙小瑩要走時還戀戀不舍搖著她的胳膊囑咐:呀,我趙哥掌這大攤子不容易啊。尹姐你多燉點湯趙哥喝把趙哥照顧好哦。要是忙,尹姐你打電話招呼一聲我就來。尹蘭一時大意,竟沒太反應過來。只笑笑應付:嗯嗯。有空來店玩。

 

2

結果她真的天天來店里玩。

 

一開始趙長才沒理她。她熱乎乎問:我尹姐呢?尹姐這兩天課多吧?么樣沒來店里照應哈。然后忽然很驚詫地問:趙哥趙哥,你像瘦了些了呀。該不是碰到什么煩心事了吧?不是和尹姐吵架了吧?無限憐惜地感嘆:趙哥呀,你們男人真是不容易啊。

 

趙長才不理她或不在的時候她也去,去了也不慌走。和店里的服務員小姑娘們一句一句說笑話。摸摸這個胳膊,拉拉那個衣裳:呀,你們是哪這會選衣服啊?又像白些了呀?搽的么子粉啦,好襯膚色呀……

 

沒油鹽的話可以說上幾個小時。邊說邊嗲,趙長才來了更嗲。尹蘭來了也嗲,另一番嗲。

 

趙長才開的店子混的就是人氣,趕人走不可能。尹蘭來的時候少,起初尚可忍耐她,也不會趕人。兩個東家不說話,小服務員們就更不得說什么話了,只偷偷笑她穿衣露得惡心,說話嗲得人起雞皮疙瘩。

 

尹蘭覺得不對的時候,趙小瑩早已經加了趙長才微信。

 

說起來趙長才也是個老實頭。一天到黑捏著手機完,居然微信還玩不溜。他加趙小瑩的時候,備注用的就是趙小瑩本名。趙小瑩也賤,從加了趙長才微信便一天無數遍微信留言不斷。剛開始趙長才也不理她。她一個人樂此不疲在那兒早中晚三遍噓寒問暖,吃的啥喝的啥,穿得暖不暖,開車出去注意安全。哪一句都是情深深意綿綿。

 

尹蘭第一次在趙長才微信上看到的就是趙小瑩一條一條的刷屏問安。尹蘭肺都氣炸了。

 

其實趙小瑩也加了尹蘭微信。也常常會問尹蘭在干啥,在哪里,也發些關心的信息。但是把她發趙長才的信息和發尹蘭的信息一對比,趙小瑩厚此薄彼就看得很清晰了。

 

尹蘭跳起來就問趙長才什么意思。

 

趙長才也有點懵了。畢竟那點上不得臺面的小心思擺在哪兒。好在他也沒怎么搭理趙小瑩,常常是她說上幾十句,他才回上那么一兩句。回得也很中規中矩。所以硬撐著辯解:人家幾次要加,我一個做生意的人,怎么好意思太下別人的面子?

 

尹蘭不依不饒說趙小瑩說的話不得體,不是她身份該說的。

 

趙長才說:我也沒有理她也沒有撩她。她說十句我也回不了一句。

 

尹蘭質問你不想撩她為么事要加這個微信。你把她拉黑。

 

趙長才不肯,說:這是變相逼我承認我有問題。問題是我沒問題。

 

話說到這里就真有點臉紅脖子粗了。

 

尹蘭說你為個外人和過了幾十年的老婆吵你劃不劃得來?今天你非把她拉黑不可。拉也得拉不拉也得拉。

 

趙長才沒法,真的把趙小瑩微信拉黑了。

 

這次吵尹蘭其實并沒有真的生很大氣。她只是心里敲響了一道鐘。男人可能糊涂可能裝糊涂,她卻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趙小瑩這次不是想應聘經理,而是實實在在在撩騷。不怕賊偷只怕賊惦記,她必須防患于未然。

 

第二天尹蘭去店子。有趣的是趙小瑩仍然像前一天一樣也去了店子。尹蘭看見她閃身躲進一個包房。此刻她還不犯著和趙小瑩當面鑼對面鼓說什么。這點子氣度她還是有的。

 

接著就聽見趙小瑩那令人作嘔嬌聲嬌氣:呀,我尹姐呢?我尹姐來沒來呀?

 

店里的服務員小劉冷淡地說:不曉得。

 

趙哥呢?

 

趙總不在。

 

正說著趙長才進門來。趙小瑩像蒼蠅見了屎似的撲了過去趙哥長趙哥短地招呼。尹蘭沒法,推門出來解圍:長才,來有點事和你商量。

 

趙小瑩仿佛幾十年沒見面似的喊:哎呀,尹姐你在店里吧?我才剛還問小劉說你來沒來……說完親親熱熱趕上來拉尹蘭的胳膊。

 

趙小瑩這樣皮糙肉厚,尹蘭又尚未抓到足夠理由和她翻臉,只能一味躲。躲不了就擺出一臉冷淡來。奈何趙小瑩全不吃這一套。

 

店里的服務員們逐漸了解事情原委,一個個笑得打跌。七嘴八舌把話學給尹蘭聽。尹蘭又是燥,又是笑,又半是安慰。因為這些學舌中可以了解到趙長才確實沒動什么心思。可能確實不是吸引男人的那一款,雖然言甜語膩,畢竟不夠漂亮啊。尹蘭想。

 

3

再次發現問題仍然是通過趙長才的手機。

 

尹蘭發現趙長才又加上趙小瑩的微信。這次不是叫趙小瑩了。微信上所留的信息也不多,也不出格,然而可以很妥當地推測,趙長才刪過信息,因為剩余的信息里殘留著之前聊天的影子。

 

尹蘭大怒。兩人摔盤子打碗地大吵了一架。趙長才說趙小瑩只是想來店里當經理,所以才百般討好巴結他們兩人。

 

尹蘭不相信。這一次她轉頭就通過微信問到了趙小瑩的電話。然后打電話過去一番大罵。尹蘭瘋了,她氣的不單是趙小瑩的無賴。她更氣的是趙長才不可說的心思。

 

趙小瑩把尹蘭罵的那些不堪入耳的話錄了一小段,又放給趙長才聽。委屈巴巴地說:趙哥,我真沒得別么意思。我是看你這忙這難想幫幫你。你看尹姐罵我罵得不叫個話。

 

趙長才真有些不好意思了。說起來趙小瑩也沒討著什么好,反而受了兩人的夾股氣,白挨了一頓罵。他惱火地把趙小瑩地話轉給尹蘭聽。

 

尹蘭再次跳腳大怒:要她幫什么忙?要幫忙是我幫忙,要為難該我幫你為難。

 

事實上那段時間趙長才真碰到些問題。酒店初開的時候曾有個朋友入了一小股。酒店做起來后,朋友為分成的事情有點意意思思。為錢的事情談來談去自然又很多不高興的地方。更不高興的是撕破臉朋友也沒得做。

 

這個事情尹蘭知道。尹蘭不認為是多大個事。趙小瑩不知道是從哪里聽到了信還是誤打誤撞說出些體貼趙長才的話,讓尹蘭誤以為趙長才給趙小瑩說過什么。從那一天起,尹蘭在心里對趙小瑩徹底宣戰了。

 

尹蘭再回到店里便明確給服務員們說不歡迎趙小瑩。又把趙小瑩做的這些事大致說了一些,小服務員們也瞧不上趙小瑩那作派,對趙小瑩更加冷淡,也幫著尹蘭的腔,當面背后開趙長才玩笑。

 

尹蘭下鄉上課的時候也時常打電話來詢問趙長才蹤跡。問完趙長才再問趙小瑩。

 

4

這樣熬了一段時間后,到了國慶。國慶假期內酒店特別忙,所有員工都不放假。趙小瑩那些天天來,來了就幫著打下手。客多人雜,趙小瑩又一臉笑意幫著迎來送往,尹蘭實在沒好意思百忙中偷空吵上一架。等到假期完結,酒店聚餐慶功。趙長才瞞著尹蘭讓小劉打電話邀趙小瑩來吃個飯。意思是表示謝意。

 

小劉正色說:老趙,你明明曉得尹姐不喜歡她還要她來吃飯,這多不好。這個電話我不能打。

 

等吃飯的時候趙小瑩還是來了。服務員加朋友團團圍了幾桌。尹蘭也看見了趙小瑩,和她們不同桌,她不知道趙小瑩怎么來的。瞅了瞅身邊的趙長才,一聲沒吭忍下了。

 

及至飯畢,朋友們七邀八請硬拽著去KTV唱歌。尹蘭嫌吵加上酒也有點沉了,就留在店里休息。鬧到凌晨一兩點,一群人又轉回來,開了房間要打牌。尹蘭去給他們拿鑰匙開房,不妨趙小瑩特特找過來叫她:尹姐尹姐,你沒看小劉喝了幾多紅酒醉得像鬼了?

 

小劉大著舌頭說:你酒量大你行嘛…..

 

趙小瑩把趙長才一挽,聲音嬌盈盈地說:我感謝我趙哥哦。都是我趙哥幫我擋著酒哦!

 

尹蘭看著趙小瑩顫巍巍露出一半的大胸脯子,恨不得當場撕了她。

 

沒撕成。因為趙長才一步跨過來摟著她說: 來,我老婆辛苦了。今天都不許走,陪我老婆打個牌。

 

趙長才勒著朋友幾個留下搭了桌麻將。他親自端茶遞水抹桌子,親自換零錢招呼幾個人熱熱鬧鬧玩麻將。

 

尹蘭有個愛好是打麻將。趙長才在人前這樣給面子,加上酒也尚未全醒,于是真的坐上桌高高興興開始打麻將。

 

不知道是打到第幾圈,她突然一回頭:趙長才不在房里了。

 

很多天后的某一日,尹蘭在趙長才的車里發現了吃飯的餐票,定的是情侶包房。看點的菜單子,應該不會是很多人聚在一起。

 

那一刻她鼻頭一陣酸熱,心里想:絕對不離婚。我絕對不會離婚。想完又惡狠狠在心里說:無論哪個小婊子來,老子都不會把這家拆散。

往期文章I點擊查看

《 失業的家庭煮婦 》I 《 莉莉,有人喊你來看照片》I《 我以食為天 之 常中食堂 》I靜日生香 》I《 女人誰不缺“祖宗” 》I 《 你有沒吃過“歡喜坨” 》I《 二月二,龍抬頭 》I《 為你,將日子過成詩 》

▼更多精彩文章,請關注我們▼

把時間交給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J10iccvXHRKFX0DZaM85RicYpqmRBDfzS9YhUQkS8KPhib6E5kWicSt9SCnhH7ibJmoCooQqFF01Z3UuHeOcFkm89sw/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首頁
京东快彩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