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老 | 缺口巨大,這個職業太搶手!國家已出手,計劃培養200萬人

我國從1999年開始進入老齡化,至今整整20年,老年人健康問題突出,慢性病老年人接近1.8億,失能老年人口超過4000萬。對養老護理員需求是600萬人,但目前實際從業人員只有30多萬,存在巨大缺口。

護理員培訓 (資料圖)

痛點

痛點一

 都是護理行業,境遇大不相同

同樣干的是護理的活,同樣市場需求大,月嫂工資高地位也高,養老院護工待遇低還沒人愿意干。

    

在勞務市場上,護理行業十分熱門,其中月嫂和養老院護工又是其中最搶手的。記者調查發現,同樣都是做護理工作,月嫂和護工的境遇可是大不相同。

河北保定市民楊先生的妻子懷孕后,家人經過數周的咨詢、約談,終于敲定了一位月嫂。“24小時住家,月薪6000元。就這,還是友情價。”楊先生說,月嫂得提前半年就得開始定,不然就不好找了。

據介紹,目前家政市場中,一般白班月嫂的收入是每月3500元-4500元,全天班月嫂工資更高,“金牌”月嫂甚至高達7500元,而且供不應求;而養老護工的工資平均每月2000元左右,最高也不過3000元。另一方面,月嫂的年齡基本集中在35歲—45歲,而養老護工多是40歲以上人群,甚至45歲以下的都比較少。不僅如此,一些有護理專業特長的護士愿意從事月嫂工作,但養老院護工或伺候老人的護理工作,幾乎沒人愿干。

河北農業大學社會學博士董金秋老師表示,中國傳統的“恩往下流”和“望子成龍”觀念,使人們在養孩子問題上舍得投入。市場催熱了月嫂,家長們又推高了月嫂待遇。

痛點二

待遇低、風險高、工作強度大

早上五點多,護工陳阿姨就已經躡手躡腳地起床了。擔心吵醒她陪護的5位特護老人,她只得摸黑走進衛生間,輕手輕腳洗漱。

    

六點剛過,老人們開始陸續醒過來,陳阿姨一天的護理工作也就開始了。洗臉、刷牙、翻身、擦身……為老人們做完一整套護理流程后,時間已近7點半。等五個老人都吃完飯,差不多要到九點左右。

   

“咱不怕累,就是有時候委屈得讓人想掉淚。”56歲的護工李師傅搓著手、眼看著地說。這個黝黑的壯年男人無助得讓人心疼。在洛陽老城區的一家養老院,李師傅雖已頭發花白,卻幾乎是這里年齡最小的護工。

待遇低、風險高、工作強度大,是每個養老護理員所必須面對的。天不亮,護工們就摸著黑開始一天的忙碌,打掃、整理、洗涮,為不能自理的老人喂飯、洗澡、擦身、陪聊、處理大小便,直至深夜凌晨才能就寢,和衣而臥則是為了晚上隨時起身照料。

    

養老院中,大多數老人都通情達理、和藹可親,但難免會有個別要求高或因病痛折磨脾氣怪的老人讓護理人員感到委屈。特別是在護理那些能半自理的老人上下床、乘坐輪椅、上衛生間時,稍有不慎就可能造成護理員自身或老人的意外受傷。

痛點三

招工難、留不住、社會地位差

護理員留不住啊……”8月21日,成都優護家護理院院長吳恒松張貼了招聘啟事:招聘養老護理員5人,月薪3500元起,有“五險”,還包吃住。

    

“護工荒”是養老機構面臨的共同難題,多位養老機構負責人感嘆:“養老護理員豈止是稀缺,簡直是奇缺!”

    

位于成都市武侯區的優護家護理院,是成都第一家獲得醫療執照和養老執業資質的養老院,去年9月開業以來已收住100余位老人。

    

吳恒松說,這里的護理人員和老人比例基本達到了1:3。“工資不算低,但開業以來辭職的仍占30%,有的只做了幾天就走了。”

    

成都市菩提心照護流失所剛招聘到2名護工,負責人余疆卻很不踏實:“不知她們能否長期干下去,更擔心現有的24名護工還有人辭職。”

    

28歲的張晶晶是養老護理專業畢業生,也是成都市菩提心照護流失所唯一持證的護理員。在她看來,養老護理員留不住,待遇較低只是一方面,工作強度大、社會地位和認同度低、家人不支持才是最主要原因,“像我,先后談過幾個男朋友都分手了,就是覺得我成天給人喂水喂飯、端屎倒尿很丟人。”

    

“一直對家人說是在做家政。”一位44歲的護理員說,累點臟點不怕,但渴望這個職業得到社會及家人的支持、理解和尊重。

曙光

曙光一

將出臺措施打通難點堵點

推進健康老齡化

國家衛健委相關負責人日前表示,為實現健康老齡化,近期將出臺《關于深入推進醫養結合發展的若干意見》,打通醫養結合的難點、堵點,優化審批流程,在政府投入、土地、稅收等方面支持醫養結合,推動醫養結合延伸至社區和農村。

    

國家將完善“居家為基礎、社區為依托、機構為補充、醫養相結合”的養老服務體系,健全高齡、失能老年人長期照護服務體系,加快實施長期護理保險制度試點,滿足多樣化、多層次養老服務需求。

曙光二

未來三年,全國將培養

200萬名養老護理員

業內人士表示,養老護理員需要基礎的醫療知識,專業的護理技能,以及對老人身體狀況的了解等等,但目前養老護理員供不應求。

    

“養老護理員目前實際上在整個行業里都還是很缺乏的,存在一段時間之內,可能找不到護理員的情況。現在行業發展也快,我們需要大量的人才,這部分人才目前還是很搶手的。”北京某養老院院長趙婷說。

    

數據顯示,我們全國目前有4000萬失能老人,對養老護理員需求是600萬人,但目前實際從業人員只有30多萬,存在巨大缺口。為此,9月底民政部印發《關于進一步擴大養老服務供給 促進養老服務消費的實施意見》,提出到2022年底前,要培養培訓200萬名養老護理員、10萬名老年社會工作者。

曙光三

多地正積極探索老人護理模式

今年4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推進養老服務發展的意見》,從國家層面作出了方向性政策引導和扶持。之后,上海、江蘇、福建、廣東、山東等地相繼建立了養老服務培訓補貼制度;浙江、江蘇、山東、遼寧等地建立了養老服務入職補貼制度;廣東、浙江、陜西等地建立了養老服務崗位補貼制度;上海、四川、甘肅等地建立了養老服務專業大學生學費減免制度。

    

目前,上海等地已進行互聯網+護士護理服務試點,服務對象重點為高齡或失能老年人、康復期患者和終末期患者等行動不便的人群或者母嬰人群,提供服務清單主要包括皮膚護理、導管維護、各類注射、標本采集、氧療護理、基礎護理、健康指導、中醫護理、母嬰護理、康復護理、安寧療護等11大類42項服務項目。

    

安徽亳州市出臺措施,將鄉鎮敬老院移交鄉鎮衛生院管理,探索失能五保老人集中供養的模式。

    

四川攀枝花推出“544”老年健康服務模式,為老人提供專業醫護團隊、健康管理方案等5項保障,老人享受優先就診、優先轉診等4項優先政策,對居家重病老人提供家庭巡診、家庭病床等4項服務,對老人健康實施動態管理。

    

貴州將鼓勵相關職業院校、技工院校和培訓機構,每年面向老年人及其親屬開設一定學時的老年人護理、保健課程或開展專項技能培訓,對符合條件的按規定享受職業培訓補貼;支持相關職業院校、技工院校和培訓機構增設養老護理專業,開展養老護理員專業教育。

曙光四

“趁著年輕,做些有意義的事情”

“我們班15名同學,現在有5人在養老機構工作。”今年22歲的劉媛,畢業于山東濰坊護理職業學院,現在是山東省濱州市社會養老服務中心的一名護理員。據她介紹,她在學校里主修的是老年服務與管理,課程很多,有管理學、針灸推拿、護理學基礎、藥理學、養老護理員操作、老年人法律保護、老年病學等。

    

在和劉媛的接觸中,記者聽到最多的,是在感謝社會正在逐步關注養老護理員這個群體,她坦言,自己熱愛這份工作,卻也經常會感受到因社會世俗偏見帶來的壓力。“我之前照顧過一個阿爾茲海默癥的奶奶,她平時對誰都很兇,可有一次去查房,奶奶一把抱住我,喊我姐姐,當時我被感動得稀里嘩啦,那時我就一個信念,就是用我的所學所長,照顧好這些老年人,讓他們能安享晚年。人生很寶貴,一定要趁著年輕做些有意義的事情才行。”

-  end  -

?來源丨武漢晚報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3KJticGKpFXF951Va2kxKNpBianXmHq0sexQ1PyEhazZ0slnlHXsGuuXEW8iccQYXgrr4xQxb967hlyib0O9myib3Bw/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首頁
京东快彩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