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尕那,甘南的一處仙境。

          

煙云繚繞的扎尕那。

       如果說,當今世間,還想尋得一處世外桃源。扎尕那,便是其一。

       扎尕那,藏意: “石匣子”,位于甘南迭部縣西北28公里處的益哇鄉境內。

       這里,地處青藏高原地態邊緣,毗鄰黃土高原和四川盆地。境內山嵐層疊,溪水潺潺。常年茂盛的植被使四處山谷里,煙云繚繞,宛如仙境。

       進入山谷,兩側連綿數十余里的高坡上,依次坐落著四座藏家山寨。

       遠眺,藍天白云,土墻木屋,寨外成片的梯田里,多是蠶豆花,還有青稞。間或,山谷里呈現的天然草場上,長滿五顏六色的小野花。牛羊散養,休閑地啃食著綠草。時有,三三倆倆的馬幫,急促地穿行在古道上,山澗里不時傳出清脆的馬鈴聲。

       山谷深處,有一個東哇村。一個至今仍保留著許多舊藏式土樓的寨子。

      寨子里藏屋,錯落有致。還有古寺、水車磨坊,和不少立在路邊用于晾曬糧草的原木框架。登高遠眺,寨子扼守幾條峽谷交匯處的高地上,是進入各峽谷的要道。遠近,自然景色,無不盡收眼底

       這里幽靜。夜深,能聽見窗外喘急如雷的山澗激流聲,能聞到山谷里松樹彌漫出特有的清香味。當月亮穿過云層,將雪白色的月光灑向一棟棟土樓木屋的窗欞,是一種人間的美景。

       我去時候,寨子里人正趕著過瑪尼節。不足百余戶的寨子,白天人跡罕見。房東兒子說,都去寺里了。一連幾天,戒葷吃齋,守著寺里,轉經祈禱。女人們要紛紛背來自家糧食,下廚開伙,好生地熱鬧。他因在外求學,被家人留下,好照應客棧。

       當我離開的那天早晨,人們終于離開寺廟。男人和孩子都系著紅腰帶,三三倆倆扛著箭桿,攀向高崗,向一個白塔聚集,一場盛大的祭祀即將開始。人們先是掏空一具碩大香爐里存灰,完后將成疊柏枝,小心翼翼碼放爐內,倒入成包青稞,再擺放些柏枝。這時候,各家方才依次將攜帶小袋青稞面灑進爐內,嘴里念念有詞,退后,點燃香爐。整個過程有位喇嘛主持,莊嚴、肅靜,極具當地民族色彩。此刻,天空下起不小的雨兒,絲毫沒有影響人們的祭祀。

       聽房東兒子說。儀式后,寨子里身手敏捷的小伙,會把各家的箭桿,逐次插到四周高山的圣地上。接著,在寨子東頭的仙女草坪上,村里人會安營扎寨,載歌載舞,祈求來年豐收。我終于理解,這一場當地藏民延續遠古先民的傳承,祈禱上蒼,賜予他們來年風調雨順的宗教儀式。可惜,因時間關系,我無法逗留,目睹此景了。

       回程途中,眺望兩側的山峰。我想,人類社會就是如此神奇,生活簡單的人們未必缺乏豐富的精神世界享受;生活富足的人們未必擁有豐富的精神世界去享受。

       扎尕那的人們,擁有人間的一切。他們是上帝寵愛的人。

                                                                                                                                     

這里,群山環抱,峰巒成疊。

寺廟的墻頭,倆孩子好奇地瞅著我的長鏡頭。

廟里,人們正在轉經。幾個女人扶在墻頭上張望外面。

偶見一位老嫗,牽著白馬悄悄地走在寨子里。

  

神女草坪。寨子里人將會在這里安營扎寨,祈求豐收。

一個馬幫,急匆匆地走過寨子。

一個喇嘛,經過土樓,向山頂寺廟走去。

女人紛紛背著糧食進寺里,下廚開伙。

一個頭頂三朵小野花的小伙,大方地讓我拍照。后來,我才知道他是寨里最俊的小伙,叫才讓。

一個女人從水車磨坊后,為寺內背來山泉水。

兩個小伙扛著箭桿,為儀式準備。

這些綁有彩帶的箭桿,將會被他們插到高山頂上的圣地里。

人們在清理香爐里的存灰。

綠色的田野里,彎曲的小道,走過一位負重的喇嘛。

登高眺望,遠處綠色峽谷里,蜿蜒著一條緞帶似的山路。

盡管天空下起了雨,祈禱儀式照常進行。

晚霞里的扎尕那。

雨后扎尕那。

原文 2015-07-31刊載于新浪同名博客。

修改于2019-10-06鄭州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rnSV8xT9aNxZia3ccibvwmUGVKAyHuicheIZiaYFucYylziclKymztjQukqIa09HpDI3ibia4M8K2BRXNLqMnseharmSA/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首頁
京东快彩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