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為這樣的菊花小院,真稀罕...

十年看菊

作者:魏擁軍

現在我再也拍不出這樣的菊花,再也看不到這樣的菊花了。

2004年,15年前,剛買了數碼相機,到處“拈花惹草”,一聽說街上有菊展,立馬就帶著相機跑過去。推開院門,不大的院子里滿是菊花,在秋天滿目蕭瑟之中,這些艷麗的花兒賞心愉目。我不太會欣賞花兒,只是醉心于那點光影和色彩。常常是他們在一邊和徐老熱烈交談,我一個人蹲在那兒找角度、等光線。等他們談完,我也拍得差不多,各取所需,盡興而歸。這一拍就是十年。

徐老喜歡給花命名一一給我們解釋名字的含義。那反光強烈的四個字是“金發女郎”,徐老是相當有童心的啊。

這是那年他斗室里的菊花,很多人送的書法匾額。

這之后我們又去過很多次。開始我們怕打擾他,徐老其實是很歡迎人家去看花的,每年到花開季節,他都特意把小院的院門打開。一提到菊花,徐老就滔滔不絕,喜形于色。翻出家里的照片,菊譜給我們看,給我們介紹各種菊花命名的由來和許多有關菊花的軼事。我甚愚鈍,對這些都是耳旁風,不曾記得一二。幸而同去的徐瑞平老師對此十分感興趣,多次走訪交談,最后寫成大作《藏在菊蕊里的憂傷》。那些年,每到秋日,閑暇之余就到南關那個小院,坐一坐,看一看,談一談。一切都是那么自然,都是那么天長地久。

這是徐老自己寫的嵌字詩,字也是他自己寫的。

交談中得知徐老的弟弟是數學愛好者,研究哥德巴赫猜想,還出過一本書。

后來聽說徐老摔到了,后來看到徐老蹣跚在河邊散步,后來……后來我們路過小院,門關著,菊花永遠盛開著,徐老在里面擺弄著他心愛的菊花。

一直想把這些年拍的放一起做個鏈接,算是對十年看花的回響,卻總是錯過。直到前天看到老徐《藏在菊蕊里的憂傷》,猛然想起又到看花季節,今年不能再錯過。更何況有老徐文字的保證,我只要選好圖片,讓生命里這段過往以圖像的形式呈現。讓大家能記起,在小鎮,那些年的秋天,可以到南關的一個小院子里去看菊花。

???點擊 閱讀全文 查看更多!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ZCcy7Cgn8YT8spIbz5EhepKicNPbCQVjoJLQpqmjHgd1hKeZMlT1MjVw2Lnq68LUdTtZfFBOonlZNp0WFYjdoKA/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首頁
京东快彩是真的吗